80多年前奔赴井冈山的这群年轻人是什么让他们不畏死亡?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4月13日

  他们的牺牲,不只让中国人在艰辛卓绝之中取得惊天动地的胜利,更给颓丧萎靡已久的中国注入精力力量,让巴望脱节耻辱的中华民族完成了一次精力洗礼

  ▲这是2017年9月26日航拍的江西省井冈山市“赤军万岁”组雕。

  摄影:新华社记者万象

  在井冈山星罗棋布的革命遗址参观,墙上一张张肖像照下是简单的生平引见,看得越多,心愈发一揪一揪地疼:他们生卒的“卒”,大多是1928、1929、1930、1931……这些在20多岁、30出头就牺牲的烈士,永久凝固在一张张清晰度并不高的口角照片中,有些人,以至没有留下一张照片。

  他们是一群有着浓厚悲剧意味的豪杰:他们播种,却不问收成。他们为了胜利而奋斗,却没有比及胜利的时候。他们在无尽的暗中中高举火炬,却在日出东方的前夜,永久闭上了双眼。

  灭亡,一直是人类的终极惊骇。中国人自古以来,就常说“好死不如赖活”,“蝼蚁尚且贪生,为人何不吝命”,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”……80多年前,堆积在井冈山的这群年轻人,是什么让他们不害怕灭亡?又是什么,让他们的生命价值,超越了灭亡?

  1930年5月,井冈山莽莽苍苍的山林中,赤军出名将领张子清撒手尘寰,年仅28岁。

  古希腊悲剧中,有一个“阿喀琉斯之踵”的故事:无敌的豪杰阿喀琉斯,满身唯逐个处“死穴”是他的脚跟,成果被帕里斯一箭射中此处而死去。张子清的致命伤,也在脚跟。1928年3月,率手下井冈山驱逐朱德。4月18日,在草铺湾追击逃敌时,张子清左脚踝骨中弹负伤。10天后,朱毛会师。由于缺医少药,张子清脚踝骨中的枪弹不断未能取出,伤口传染,他对峙在担架上批示战役,但由于伤势太重,这位加入过秋收起义、辅佐创立井冈山革命按照地的年轻将领,长逝在这片大山之中。

  张子清是湖南桃江人,名门之后,他的父亲张建良先后加入了联盟会和湖南新军,当上了江道区少将司令。张子清文武双全,他本来能够凭仗父亲素交的关系,到美国留学,却走上了井冈山。他有杰出的军事才能,在井冈山按照地建立初期,张子清率部作战大小上百次,多次挽救赤军于危难之中,可谓的“左丞右相”。张子清在赤军中的地位若何?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师(下辖两个团)师长时,张子清任参谋长兼一团团长;朱毛会师后,中国工农赤军第四军宣布成立,下辖三个师,张子清任11师师长兼31团团长,此时,仍是一个营长。

  熟悉中国党史军史的人现在说起张子清,城市感喟:假如,其时有一针青霉素就好了;假如,张子清不牺牲,新中国成立后必是元帅……

  可是,汗青,哪有那么多“假如”?

  假如卢德铭没有牺牲?

  卢德铭,四川自贡人,由孙中山亲身保举入黄埔二期,北伐时任叶挺独立团营长,后又升任团参谋长。秋收起义时,他是总批示。在起义部队遭到波折时,他对峙支撑改变攻打长沙、转向山岭中进行武装割据的主意,支撑起义部队上井冈山。在江西萍乡芦溪县,为保护部队前进,卢德铭被敌军一颗枪弹击中右胸后牺牲,年仅22岁。惋惜不已,叹道:“还我卢德铭!给我3个师也不换。”

  假如王尔琢没有牺牲?

  王尔琢,湖南石门人,黄埔军校一期生,1927年,他加入北伐,时任团长,蒋介石派人游说他:只需插手,就擢升军长。他拒绝了,加入南昌起义,上了井冈山,屡立奇功。1928年8月25日,王尔琢追逐被叛徒袁崇全裹挟的两个连,将他们劝回了红戎行伍,但本人却遭袁崇全开枪射击,勇敢牺牲,年仅25岁,时任红四军参谋长。

  假如王良没有牺牲?

  王良,重庆綦江人,黄埔五期生,加入秋收起义后上了井冈山,他作为连长取得了出名的黄洋界捍卫打败利,挥笔写下了“黄洋界上炮声隆,报道敌军宵遁”。后来他作为师长,全歼敌军第18师,活捉敌军师长张辉瓒。又写下“雾满龙岗千嶂暗,齐声唤,前头捉了张辉瓒”。1932年,他在前沿阵地察看敌情时被冷枪击中牺牲,年仅27岁,时任红四军军长。

  假如他们没有牺牲:黄公略、伍中豪、刘畴西、王展程、宛希先、何挺颖、寻淮洲、刘作述、刘辉霄,还丰年仅24岁便成为我军第一位总参谋长的朱云卿?

  真的是庞大的牺牲:井冈山斗争期间,48000多名烈士长逝于此,只要15744人留下姓名。苏区期间,兴国县23万人,参军参战的有9.3万余人(正式加入赤军的5万多人),牺牲的烈士共5万多名,有姓名可考的23179名,此中牺牲在长征路上的12038人,几乎每一公里就有一名兴国籍官兵倒下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,全国党员人数400多万,牺牲的党员烈士也近400万……

  今天,在宁冈茅坪湘赣鸿沟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(1928年5月)旧址,墙上吊挂着昔时43名出席代表名单。新中国成立后,名单上只要7小我还活着。

  在和平年代,保存,仍是灭亡,偶尔性很大。读井冈山那段汗青时,不时会想起“命运”二字。冲锋时,撤离时,或者,就是外行军的时候,仇敌一排枪打过来,有的人中枪了,年轻的生命就此干枯;有的人没有中枪,此后成了建国将军。

  1955年,中国人民解放军授军衔,昔时加入过井冈山斗争的老赤军群体,可谓将星璀璨:十大元帅中有朱德、彭德怀、陈毅、罗荣桓、5位,十位上将中有粟裕、谭政、黄克诚3位,还有14位大将、20位中将、浩繁少将……这些还不包罗一多量加入过井冈山斗争的老赤军,在新中国成立后调离戎行到党政部分担任带领职务的谭震林、滕代远、何长工等人。

  但就在这一次授军衔前,彭德怀向报告请示,提到段德昌这个名字时,登时两眼泪花,报告请示不得不改日进行。段德昌是湖南益阳南县人,1921年就与结下真诚友情,他与贺龙、周逸群一路建立了湘鄂西苏区,他仍是彭德怀的入党引见人和革命带路人,26岁就当上了中国工农赤军第6军军长,被誉为“常胜将军”,遇难时年仅29岁。

  本人,在井冈山按照地和地方苏区期间,也多次脱险:1927年9月,在前去批示秋收起义的路上,被田主武装团防队抓住了,预备押往民团总部处死。若干年后,在延安对美国记者斯诺讲述了本人出险的履历:“我曾向一个同志借了几十块钱,我想用它行贿护送兵来放掉我。那些士兵都是雇佣的兵,他们并没有特殊乐趣看我被杀,所以他们同意释放我。可是阿谁解送我的副官不愿承诺,因而我决定仍是逃走,可是不断到我距民团总部二百米的地刚刚无机会。在这个地址,我挣脱了,跑到郊野里去……”追兵过来搜刮,差点就发觉躲藏在草丛中的,直到天黑才放弃。光着脚连夜翻山越岭,才离开险境。

  在江西瑞金叶坪,居室外有一棵大树,仇敌飞机扔下的一颗炸弹,竟然悬在树上没有爆炸,今天,本地人把一颗炸弹模子挂在树上,来留念阿谁有惊无险的霎时。在长征路上,率军翻越二郎山附近的甘竹山时,遭遇空袭,敌机扔下的炸弹此次炸了,保镳员胡昌保将推开,本人牺牲了,等闲不流泪的,此刻泪如泉涌。

  中国工农赤军晚期最惊险的一幕,发生在1929年2月2日凌晨,、朱德、陈毅三人差点集体遭遇倒霉。

  其时、朱德和陈毅率领红四军主力3600余人斥地赣南、闽西革命按照地,从井冈山一路转战至赣南的寻乌县,在圳下村宿营。2日凌晨,敌军俄然冲了进来。枪声响起来时,刚醒,仇敌的先头分队已越过了他的住房。粟裕后来回忆说:“凌晨,我们遭到刘士毅部的俄然袭击。那次序递次二十八团担任后卫,其时担任第二十八团团长,他拉起步队就走,同志、朱德同志和军直机关被抛在后面,只要一个后卫营保护,环境十分告急……”

  反映敏捷,听闻枪声后,趁破晓暗淡,仇敌不留意,立即率领前委机关和手枪班越过居所旁边的小溪,撤往村东南的山上。陈毅、江华、谭震林等畴前门冲了出去,战役中,陈毅几乎被俘虏,一个仇敌揪住了陈毅的大衣,陈毅顺势把大衣脱下盖住敌兵的整个头部,飞快地跑走了。

  朱德被仇敌包抄,苦战后只带着一个保镳突围了,朱德的老婆伍若兰为了保护朱德,手握双枪,边打边退,倒霉腿部受伤被捕。她后来蒙受仇敌酷刑拷打,傲雪欺霜,2月12日,被敌杀戮于赣州卫府里,时年26岁,连一张照片也没有留下。伍若兰是湖南耒阳人,牺牲时还带着身孕。残忍的仇敌把她的头颅挂在了城墙上,后来放在一个竹筏上顺赣江而下“沿江示众”,并写上“首领朱德老婆伍若兰”。朱德不断纪念伍若兰,粟裕回忆说:“我们看到朱军长把伍若兰同志为他做的一双鞋子不断带着,很受打动。”

  圳下战役,惊险非常,差点改写了中国革命的命运。金一南在《磨难灿烂》一书中感伤道:“那真是中国革命史上一个惊心动魄的时辰。后来覆灭八百万蒋介石戎行成立新中国的魁首们,差一点儿就被的处所武装包了饺子。”

  1949年,新中国成立,履历过一次次存亡考验的胜利者,其实也是幸存者。巾帼豪杰曾志晚年在病榻上以回忆录的形式写成的一部自传,名字就叫作《一个革命的幸存者》。曾志1928年加入湘南暴乱,随朱德上了井冈山。她也加入过圳下战役。1998年,曾志逝世后,骨灰埋葬在井冈山小井一处小山坡上,不远处,就是昔时她工作战役过的赤军病院,以及惨遭仇敌杀戮的130多名战友的集体泉台。

  1929年5月3日下战书,井冈山脚下的莲花县,35岁的中共莲花县委书记刘仁堪走到了生命的起点。他在法场不竭怒斥仇敌、策动群众,仇敌暴跳如雷,用匕首割掉刘仁堪的舌头。他满身是血,无法言语,却用脚趾头沾上鲜血,在站立的方桌上,写下了“革命成功万岁”几个大字。

  中共党史军史上有很多雷同这种壮烈的霎时,用本人的死,来接近奋斗的方针。

  深信革命可以或许成功,深信本人的奋斗有价值,深信本人的灭亡将成为走向胜利的铺路石——这就是革命和平年代中国人可以或许蔑视灭亡、超越灭亡的缘由。

  “我如许做,为的是革命,你当前会大白的。我走的是邪路,虽然这条路我走不到头,但最初必然有人走到头!”——这段话,是肖国华在狱中对妹妹所说。肖国华是江西省吉水县人,中共晚期妇女解放活动的杰出带领人之一,中共井冈山党组织创始人龙超清的入党引见人。她家道优胜,父亲在江西教育界有超卓地位。她被捕入狱后,家人各方驰驱,牢狱承诺:只需她在自首书签字,就能保释。但她拒绝了,她认为崇奉比生命更主要。她被残忍杀戮时,年仅30岁,孩子还不到3岁。

  像肖国华如许的身世,为什么会做如许的选择?她3岁就由伯父作主定下婚事,6岁被迫穿耳缠足,在南昌读师范期间,却被逼着停学提前与半痴呆的大族后辈成婚……她在暗中中无法呼吸,巴望打破这个旧世界。她崇奉,宁可死,也不放弃崇奉。

  昔时,汇聚井冈山的,有赤贫的工人农人,也有留学生、大学生、大族儿、官宦后辈……明明晓得本人走的是一条非常危险、随时可能丢掉人命的道路,但他们决然走下去,由于这是一条崇奉之路。

  1936年春,28岁的赣南军区司令员蔡会文在突围中身负轻伤,不肯被俘,拼死奋斗,被仇敌割断了脖子。

  蔡会文是湖南攸县人,蔡家可谓本地首富,但他成了“背叛”,革命从自家起头,开仓分谷,由此带动了攸县的农动。加入秋收起义后,来到井冈山,敏捷成长为优良的赤军将领。赤军长征后,他留下来对峙战役,极端困苦的情况下,他与兵士交心,拿本人举例:我是田主身世的学问分子,不搞革命,完全能够过上无忧无虑的糊口,在家里搞家业,享清福,可为什么恰恰要钻进深山吃苦?就是由于我相信,我要为它的实现奋斗一生。此刻革命并没有失败,只是处于低潮,我们决不克不及丧失决心,不克不及灰心失望,更不克不及摆荡哗变……蔡会文牺牲后,他的忠骨至今都未能找到。

  赤军将领胡少海也身世于湖南宜章的首富之家,是县城人人爱慕的胡家“五少爷”,却因从小目睹社会不公允、贫民命运凄惨而立誓要改变中国。1928年1月,他操纵本人“五少爷”的身份,与朱德里应外合,打下了宜章城。他的首富父亲暴怒,登报以五百大洋缉拿“孽子”。胡少海并非不孝敬父亲,但人的身世和时代都不克不及选择,他告诉前来挽劝的弟弟:我只能分开本人的家,投身革命的家,跟着去扫清全国的不公。1930年8月6日,红二十一军军长胡少海在火线岁。

  从降生之日起,中国就不是一个好处集团,而是一个“价值观集团”:有着配合崇奉,配合价值观。正由于如斯,那么多人,在生与死的关头,在敷衍塞责与苦守崇奉的抉择中,甘愿为捍卫本人的崇奉而放弃贵重的生命,甘愿成为的殉道者。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常务副院长梅黎明在《走读井冈山》一书中写道:“在井冈山,硬是用崇奉,组建了一个情投意合的团队,情愿革命的留下,为革命吃不了苦的,为养家糊口的,不情愿革命的,你都能够归去,发路费给你。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崇奉追求?盲目志愿。你不认同崇奉,不强迫你,亨衢朝天,各走一边。认同了,那就留下来,配合勤奋,艰辛奋斗,来实现这个崇奉。”

  1934年冬天,时任江西省苏维埃当局裁判部部长的江善忠,在江西兴国县长冈乡一座山崖被仇敌团团围住,他打光枪弹,拒绝诱降,纵身跳下山崖前,咬破手指在衣襟上写下血书:死到阳间不反水,庇护千万年……

  崇奉为什么会无力量?人生短暂,但崇奉可以或许让人的生命价值,超越灭亡化为永久。

  这种力量一旦凝结,即是不成阻挠的汗青大水。美国出名记者埃德加·斯诺在《红星照射中国》一书中写道:“冒险、摸索、发觉、勇气和胆寒、胜利和狂喜、艰难困苦、勇敢牺牲、心怀叵测,这些千千千万青年人的经久不衰的热情,持之以恒的但愿,令人惊讶的革命乐观情感,像一把火焰,贯穿戴这一切,他们无论在人力面前,或者在大天然面前,天主面前,灭亡面前,都毫不认可失败。”

  行走在井冈山,常常思虑如许一个问题:既然晓得本人的同志随时可能牺牲也甘愿牺牲,为什么本人恰恰还冲锋在前?

  在井冈山革命博物馆,看到了陈毅安的信,这位赤军骁将,写得一手好字,他在一封信中写道:

  “最好笑的就是我去学炮科,你生怕我去兵戈而死了,没有什么价值;你又说你结业后出来当教员,把一些青年后辈要教成爱国化,来为国度流血。你不肯你的爱人流血,而要别人去流血,这真是笑话了。你的学生未来他没有爱人吗?父母吗?兄弟吗?他不是中国人吗?他就该当去血战吗?假若他的爱人死死地不要他去流血,那中国就无可救药了……你说不要糊糊涂涂地死了,这也不错。可是为了革命而死,为公众投机益而死,是不是糊糊涂涂呢?假若是的,那中国必然没有烈士,革命也永久不克不及成功。”

  这是陈毅安写给本人的情人李志强的一封信,这位革命者的逻辑很是清晰:本人不流血,只但愿别人去流血,那么,革命永久不成能成功。

  肖像中的陈毅安,俊朗秀气,戴着眼镜,像个秀才。他是湖南湘阴人,黄埔四期生,秋收起义后上了井冈山,骁勇善战。李志强在长沙城里的湖南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就读,两人属于一见钟情。对于年轻人来说,“生命诚宝贵,恋爱价更高”,夸姣的恋爱,让他们幸福不已。但在陈毅安心中,比恋爱更主要的,是革命。他在一封信中如许写道:“唉!情魔,情魔!你把我们的革命性消磨了。我们是有阶层觉悟性的青年,担负了世界革命的严重任务,我们莫非恋恋于儿女的密意吗?没有一点牺牲的精力吗?我们绝对不是如许……”

  他还写道:“最亲爱的妹妹,你不要畏难吧!十八层地狱底下的中国,今日也得见光天化日了。目睹得帝国主义兵阀及一切反动势力将近到坟墓里面去。一钱不值的我们,也要做起全国的仆人了。勤奋!勤奋!前进!前进!我们的目标地终会达到啊!”

  1930年7月,因伤从井冈山回籍养伤并成婚的陈毅安,辞别了新婚9个月的老婆,担任攻打长沙战役的前敌总批示。7月28日清晨,赤军占领长沙全城,此役覆灭湘敌八千余人,俘虏团长以下官兵近三千人,成为第二次国内革命和平期间赤军攻下的独一省城,在国表里发生了庞大政治影响。敌军疯狂反扑,8月4日,在撤离中,25岁的陈毅安被仇敌机枪枪弹击中,彭德怀闻讯跑过来时,陈毅安曾经遏制了呼吸。

  1931年3月,陈毅安牺牲8个多月后,李志强又接到了一封信,信封上是陈毅安的手书,她欣喜万分,抽出信纸——竟然是空白的。她失声恸哭。丈夫曾与她相约:“若是我哪天不在人世了,我就会托人给你寄一封不写任何字的信去,你见了这封信,就不要再等我了。”

  陈毅安给李志强一共写了54封家信,李志强悉数细心保留,终身未改嫁。他们的故事,在残酷岁月绽放人道辉煌,更显悲怆。

  “中国革命太难投契了!”金一南在《磨难灿烂》中如是感慨。他说:“有一种认为中国人的胜利是来自汗青的偶尔,是操纵敌手的失误,操纵国际形势供给的一些机缘。持这些说法的人该当看一看中国人走过的艰辛卓绝过程。”

  没有人不晓得:生命只要一次。革命者也都是有血有肉的人,有他们的爱和怕,但他们往往别无选择。

  毛泽建,的堂妹,让仇敌心惊胆战的女游击队长,写信总在落款处画一柄利剑。1928年6月,在一次突围中,她和丈夫陈芬同时被捕,丈夫的头被割下来装在笼子里,挂在耒阳城头“示众”三天。毛泽建被同志救出,但仇敌很快反扑,她即将临产,只好藏匿在本地一位农妇家里,生下了儿子。她给他取名“艰生”,以留念这艰辛岁月。因为孩子的哭声轰动了民团,毛泽建又一次被拘系。

  仇敌抓到了的堂妹,如获至宝,但若何威逼迷惑,一无所得。仇敌起头动用酷刑,仍然撬不开毛泽建的嘴巴。临刑前,毛泽建对前来探监的陈芬姐姐说:想见见儿子艰生。她不晓得:由于没有奶吃,艰生早已夭折。陈芬的姐姐只能从老乡家借了一个婴儿送给她看。毛泽建抱着婴儿亲个没完,陈芬的姐姐不忍心告诉她本相,只能放声痛哭。毛泽建殉国的时候,只要24岁。

  胜利,从来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。从这个意义来说,用看似时髦的“史上最牛创业团队”话语来注释中国人走过的路,是多么肤浅!

  王尔琢牺牲后,赤军在宁冈举行悲悼会,亲笔拟就、陈毅手书了一副挽联:“一哭尔琢,二哭尔琢,尔琢今已矣!留却重担谁承受?生为阶层,死为阶层,阶层后若何?获得胜利方始休!”

  这幅挽联,写出了若何告慰牺牲者:获得胜利!

  那些衣冠楚楚、满身血污的烈士,没有活到胜利的一天,没有赶上评功、授勋、授衔,但他们从此湮没于汗青了吗?

  谜底能否定的。他们的牺牲,不只让中国人在艰辛卓绝之中取得惊天动地的胜利,更给颓丧萎靡已久的中国注入精力力量,让巴望脱节耻辱的中华民族完成了一次精力洗礼。

  用的诗性言语,那就是:“为有牺牲多壮志,敢教日月换新天!”

(编辑:admin)
http://artcaffee.com/jgs/110/